香蕉2021

许教授老脸泛着激动的红光和徐随珠打商量:“徐老师,方便我们在岛上多留几天吗?食宿费我们自己来。”

徐随珠虽然有些诧异,但还是点头道:“方便是方便,可我明天下午有事要回福聚岛,们自己留在这儿没问题吗?”

“没问题没问题!”

“……”

可能到了一定境界的专家,都对本职业有着超乎常人想象的热情。

徐随珠把植物替换成极品母贝里开出来的变异珍珠,表示完 全能理解。

反正这段时间,福灵岛也没别的客人,树屋管够,再不济二层洋楼里也有客房。

专家团成员征得了岛主人的同意,开心地搭帐篷、搞研究去了。

许教授托徐随珠回镇上后帮忙拍个电报,简要说明延迟回京的原因。要不然单位那边以为他们出啥事了,来了峡湾没消息不说,还迟迟不回去。

徐随珠:“拍电报说得清吗?要不您直接打个电话回去?”

“电话?岛上还装了电话?”

“呃,固定电话没有,但有手机。”

逆光少女雯雯楼顶上关着脚丫明媚写真

信号接收器也托李光信买到了两台,两座岛上各安了一台。

至于手机,超星科技参了股的,有钱还愁买不到么。两座岛的生活区和巡逻队都是备了手机的。

许教授接过徐随珠递来的小巧手机,神色复杂。

他没用过手机,却也知道这是去年席卷大陆的最新通讯设备——功能、信号都比大哥大强,价格却要比大哥大低不少。而且据说这款手机一出,大哥大的生意坠崖式下跌,大有被手机取代、遭淘汰的趋势。

当然了,对他们这些工薪阶层来说,市面上大几千一部的手机还是嫌太贵,没事谁会买来用?平时在单位,想打电话捞起话筒就能打,也就出差时麻烦了点,但不还有电报么。

只是,在接下来的几分钟,体验到了手机通话的便捷,许教授不由得琢磨:回去后要不要跟太座申请买一部手机?这样以后出门联系多方便呀……

徐随珠浑然不知自己的举手之劳,就安利出了一部手机。她安置妥了专家团,就回二层洋楼了。

天不早了,徐随珠卷起袖子? 打算做几道家常小菜。

洋楼后面的菜园,种着不少时令菜,菜园延伸出去? 是一片原汁原味的野草地? 春风一吹? 野菜丛生。眼下正是野菜最嫩的时节。

如果小包子在家,这么好的天气,肯定央着她去山里村踏青。

想到儿子? 徐随珠被满地嫩野菜带来的好心情淡了不少。

“这会儿小昱不知道在干啥!”

“想他就看直播。反正这里就我们俩。”陆驰骁拧开水壶盖递过来说道。

“算了? 还是等晚上和爸妈他们一起看吧。”

徐随珠喝了两口水,继续挖野菜。

“这些荠菜都很嫩,想怎么吃?炒鸡蛋?煮羹?还是包饺子?”

“都可以? 看喜欢。”

“我都想吃。”

荠菜炒鸡蛋香喷喷? 荠菜鸡杂羹鲜掉舌头? 荠菜饺子柔肝养肺……总之一句话? 她想来顿野菜宴。

除了荠菜? 她还找到两丛小野蒜、一片葱嫩的茵陈? 马兰头和蒲公英则随处可见。

于是,在上述几道荠菜的菜单上,又添了小野蒜煎饼、清蒸茵陈、野蒜炒干丝、凉拌马兰头、蒜蓉蒲公英、蒲公英莼菜鸡丝汤。

不论口感还是营养都很丰富。

到了饭点,估摸着专家团也收工去了食堂,徐随珠把留出的几道野菜? 装在保鲜盒里? 拎了个篮子送去了食堂。

中午的御膳以海鲜、肉食为主? 晚上吃点清淡的? 给肠胃减点负担。

专家团个个都是植物专家,对野菜的认识,不比生活在田间地头的农民少。然而做成菜? 并非人人都吃过。

“荠菜饺子我的最爱啊!”

“荠菜炒蛋好香!”

“野蒜煎饼才叫香!吃一块还想吃。”

“马兰头凉拌拌居然这么好吃!”

“这又是什么?”

“茵陈啊!长在地上认识,做成菜就不认识了?”

“哈哈!原来是茵陈啊!没想到茵陈也能当菜吃?我一直记得它是中药来着。”

徐随珠笑着道:“对!是中药,但也能当野菜吃。它和蒲公英一样,清热解毒除湿气。岛上湿气重,适当吃点茵陈对身体有好处。”

这下都不用她说,专家团自发地朝蒲公英、茵陈做的菜发起了猛攻。

徐随珠笑着告辞,回到二层洋楼,和家人共进晚餐。

晚饭后,徐铁军帮着闺女收拾饭桌、曲红莲抱着小柠檬看扫地机器人工作、陆夫人洗草莓、陆战锋泡茶水。

一切准备就绪,四双眼睛齐刷刷地瞄向徐随珠。

“咳,我这就打开小昱的直播间。”

“妈妈!”

看到徐随珠上线,小包子露出了开心的笑容。

“小昱,在干嘛呢?”

徐随珠发现他的背景像在某个空中广场。

“我上完 今天的课了,齐辉舅舅带我来云中厅看机甲比赛,他去抢票了。舅公还说,等我再大一点,带我坐星舰去看机甲实战。”

提到机甲,小包子双眼亮的像星星。

陆夫人几个看的心都要化了。

真想抱抱他。

机甲竞赛现场不允许直播,所以小包子进场前,不得不挥手和徐随珠道再见。

“妈妈,下次早点上线。我上课也可以直播的,来看我学习,我学的可快可好了!很多知识都是新的呐!”

“行。”

直播画面被无情切断,陆夫人几人意犹未尽地叹了口气。

“太短了!”

半个钟头都不到,根本没看够。

徐随珠假装没看到他们渴盼的眼神。

明天上午她要给这里的工人们开个会,停机坪项目是时候动工了。下午要回福聚岛开珠,根本腾不出时间陪长辈们看直播。

“不过,”她想了想说,“明天下午要是出珠顺利,就当庆功,明晚多看半小时。”

陆夫人一看有戏,眼神殷切切地问:“才多半小时啊?相当于补了今晚没看的,不能再多半小时吗?”不是说庆功吗?

曲红莲跟着点头:“就是。我们其实晚点睡不要紧的。”

徐随珠:“……”

想发帖子求助:如何应对长辈的讨价还价?

陆大佬:“可以啊,一周两次每次两个钟头或者一周五次每次一个钟头,自己选。”

若都依了他们,媳妇儿难道不要休息的嘛!

陆夫人几人一想:那还是原样吧!一周下来好歹能多看一个钟头。

呜呜,小昱啊!什么时候回来呀!看一眼不容易啊!爹就是个葛朗台,不要钱的都这么抠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