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葵app下载在线版安卓

听顾清欢叹气,言绯笑了。

他至始至终没看过那个叫陈婧的女医。

可就是在这一刻,他转眸一笑,桃花眼潋滟含情,百花尽杀。

阴柔的脸侧绝美妖冶,灿若云霞。

陈婧看得发痴。

心口仿佛被什么抓住,砰砰直跳。

下一刻,心里那句话也脱口而出。

“既然言公子开口,那我就指点指点她吧,不过医术一门也是讲究拜师的,她若是要跟我学,需得先扣三个响头,再奉上一杯热茶。”

端茶递水,鞍前马后。

这都是一个学徒应该做的。

三百六十行,哪一行都是如此。

她身为医道前辈,顾清欢给她扣头也是应该的,而且,这样会让言绯觉得她很有本事。

花影青梦散发清纯气息

陈婧昂起了高傲的头。

“这个病在发病初期会发热,头痛、全身乏力的症状,个别病例会伴随着红疹,腹泻,咳嗽,半月之后,会出现咳血、尿血、皮下出血。对吧?”

对于陈婧的挑衅,顾清欢并不理会。

她可能压根就没有听到。

她已经知道了这是什么病。

准确的说,这连瘟疫的边儿的沾不上。

因为在她原来那个地方,这种病致死率并不高。

这叫做钩体病,是由各种不同型别的致病性钩端螺旋体引起,是一种急性全身性感染性疾病。

属自然疫源性疾病,鼠类和猪是两大主要传染源。

要抑制疫病蔓延,可以从根源上进行控制。

东陵去年受过大旱,病源形成肯定还有很大一部分别的因素,但这些都不是顾清欢最头痛的。

她最头痛的,是治疗钩体病最好的药物是青霉素。

这里没有青霉素。

“只摸了病人的脉象,就能说出两个阶段的症状,还说没有提前准备过?现在是国之大难,这种乳臭未干的小丫头,就不要再来添乱了!”

陈婧看她的眼神冷得快要掉出冰渣子。

不知为何,她很讨厌眼前这个丫头。

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,把言绯的注意力全吸引到了她身上。

顾清欢终于看了她一眼,“对了,她是谁?”

她这才想起里面还有一个大夫。

还是个女医。

不过这名女医对她不怎么友好。

陈婧气到冒烟,“!”

言绯只笑,“陈婧,一个女医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说正经的,这个病到底能不能治?”言绯的兴趣被挑了起来。

这可是疫病。

如果顾清欢真的能治,那他可能要重新考虑一下之前的决定,毕竟,这样一件珍宝,他不想让她留在东陵,更不想她属于黎夜。

“不能。”顾清欢答得干脆,“缺一种药。”

“这么有本事,什么药能难倒?”

“青霉素。”

“那是什么?我从未听过。不会是知道了病因,不想告诉我,想偷溜回去,告诉黎夜?”

言绯懒洋洋的笑了。

芝兰玉树,妖冶魅惑。

他看似温和,但顾清欢却能清楚的感觉到迎面而来的压抑和恐怖气息。

“要是敢跑,我就打断的腿。”他又犯病了。

顾清欢眼底无波无澜,只道:“我真弄不出来,不然弗莱明的棺材板就要盖不住了。”

她是个务实的人,不会就是不会,而且青霉素也不是人人都能用。

但不会,并不代表无计可施。

顾清欢来到这里之后,读过很多药典,也看过很多案例,其中最让她大开眼界的,就是常柏草送她的那本手札。

上面记录了他走遍天下,遇到的各种奇怪病例。

其中有一例,就跟破伤风很像。

破伤风是需要青霉素的,但是常柏草却治好了那个病人,也就是说,他开的方子里,有一味草药有天然消炎的作用。

她想试试。

“言公子,还没有看出来吗,她分明是故意拖延,若是一再追问,就是中了她的诡计。”陈婧看不下去。

她不甘心言绯的目光被别的女人吸引。

在旁人看来,她或许还是那个高傲冰冷的陈女医,可明眼的却能发现,她眼睛的妒火早已遮掩不住。

“这种把病人性命是做儿戏的人,言公子千万不要受她蛊惑。就连那京城来的神医,都可能是个欺世盗名之徒,更何况是她。”她语气里带了几分嗤笑。

言绯闻言,也笑了,“哦?”

陈婧被晃了眼,当即道:“还有一事,这两天药草又要不够了,可能还有麻烦言公子想想办法。”

她也有一副缓解疫病的药方,是言绯从弄来的,说是那个神医开的药方。

她改了两味,对外宣称这是她自己研制出的。

恰逢前段时间,病区的人接连病发而亡,百姓们不敢再去病区,就只有上门求她。

巧在她的方子似乎真的比那神医开出来的好用。

再后来,言绯就给她弄了这个地方。

顾清欢刚到出云镇,自然不会知道里面的猫腻,只是“欺世盗名”那几个字一直萦绕在耳边,让她脸色非常不好。

若只针对她,她懒得跟这种宵小一般见识。

但诋毁她身边的人,那性质就大不一样。

“陈大夫对自己的医术真有信心。”顾清欢眼眸微动,“可若医术这么高超,怎么这里还有这么多病人?”

“疫病波及如此之广,岂是我一人能阻止的?在这里大放厥词,不如治好一人给我看看?”

陈婧不允许自己的医术受到质疑。

“好啊。”顾清欢点头。

“……”

“从现在起,我每治好一个病人,就去跪在病区前,磕一个响头,如何?”

顾清欢走到她面前,蹲下。

素手掀开她身边的药罐,一个个摇晃。

药香悠悠而来。

她只是面无表情的晃着,似乎在检查什么,又似乎只是随性而为。

这个态度刺激了陈婧。

她是出云镇最优秀的女医,岂能让一个小丫头片子如此羞辱?!

更何况,言绯还在这里。

她不能在言绯面前丢这么大的脸!

“混账!我说了多少次了,病人的性命不是儿戏!”

“这句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。”

顾清欢忽然站起来,踢翻了她面前的一个药罐,里面的液体倒了出来。

这里面装着的,就是她之前闻到的,味道奇怪的液体。麻黄。